30块常识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生活 > 生活常识

生活常识

东晋皇帝(细说东晋11位皇帝)

2021-08-04 12:42:14生活常识
司马家族蚕食三国曹魏政权之后,拳打蜀汉敬老院,脚踢东吴幼儿园。一统全国,建立了西晋。

东晋皇帝(细说东晋11位皇帝)

晋中宗司马睿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276年-323年)

司马家族蚕食三国曹魏政权之后,拳打蜀汉敬老院,脚踢东吴幼儿园。一统全国,建立了西晋。

但西晋风雨飘摇,内有八王之乱血洗皇族政权,外有少数民族虎视眈眈。最关键的,是西晋这些皇帝里,一个有出息能治国的都没有。

后来居上,慢慢崛起的汉赵皇帝刘聪一看西晋这是软柿子啊,必须得捏捏,于是一顿拳打脚踢,西晋由此灭亡。

但司马家族人丁兴旺,司马睿眼疾手快,在珠江流域建立了东晋政权。

不管什么贼都不能两立,想要建立自己的帝王大业,偏安一隅肯定是不可取的。

但此时的司马睿,一没名气,二没势力,三没军队。除了自己是晋朝老祖宗司马懿的曾孙之外,真是啥也没有了。

单排不能上王者,那就得双排上王者,于是司马睿果断的加上了丞相王导的好友。

王导是那个时代的治世名臣,忠心耿耿,痴心不负、两人一起携手,惨淡经营,终于让东晋有了一些气色。

人与人之间关系很奇妙,很多人往往可以一起吃苦受累,但是却不能一起荣华富贵。因为贫穷有时候并不能改变人的心志,但权力却可以彻彻底底的改变一个人。

王导身后的王氏家族出了一个人,这个人的名字叫王敦。

闲言少叙,废话不多。王敦一看皇帝一没本事儿没魄力,起兵造反,杀入皇宫,挟持了司马睿。司马睿急中生智,对着王敦说了这么一段话。

《晋书》:欲得我处,但当早道,我自还琅琊,何至困百姓如此!

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:兄弟你想当皇帝何必这样啊,舞刀弄剑的多吓人啊,你想当皇帝,我把位置让给你不就得了。你来当皇帝,我直接告老还乡了。

堂堂天子,九五之尊,面对造反的臣下无力反击,只好说出这样一番屈辱求和的话。

司马睿的心中作何感受?

没人能理解司马睿心中的痛苦,但他经过一番这样的屈辱,终于保住了自己的性命。

王敦放弃了篡晋自立,转而当起了权臣。司马睿成了货真价实的傀儡皇帝。

门阀势力(王氏)的权势越来越大, 皇帝每天只能干瞪眼,看着这帮人凌驾于自己之上,当自己的家,做自己的主。

司马睿恨过,愤怒过,也茫然过。

他以为自己的咬牙隐忍可以换回未来的发愤图强,他以为皇晋国祚,千年不熄,自己总有出头之日。

但命运残酷,只告诉他四个字:痴心妄想。

身为一国之君,他没有带领东晋走向更大的辉煌,也没有一番丰功伟绩留于青史。

“命全都天定,半点不由人”,是这位皇帝一生最好的写照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关于司马睿的身世,留下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记载。

早在曹魏时期,有一本流传很广的谶书,谶书就是预言书,叫做《玄石图》。

这本《玄石图》可谓是当世奇书,奇书中的战斗机,预言书中的扛把子。

书上记载了很多预言,无一例外,全都被此书说准了。书里说你今天拉稀,你今天必拉稀。说你明天失眠,你明天必失眠。

这本书一来而去,落到晋朝老祖宗司马懿的手里,司马懿拿过来一看,书里赫然记载着一个成语——“牛继马后”。

他一琢磨,我姓司马,这成语的意思就是以后我们司马家族完蛋了,就会有姓牛来接替我们啊。

司马懿怒了,这可不行。他扫视了一圈身边的人,果然发现自己的一个将领叫牛金。他一看得了,肯定就是你以后要对司马家族不利,于是司马懿设计酒局,用毒酒害死了牛金。

后世的人们在翻阅《魏书》、《晋书》、《鹤林玉露》等史书时,发现里边记载着这样一段内容:司马睿其实并不是司马懿的曾孙,而是早年间牛金和司马懿一位名叫夏侯氏的小妾通奸而生的儿子。

都言司马懿能逆天改命,却没想最后还是叫旁人继承了晋朝天下。

晋明帝司马绍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299年-325年)

东西两晋的历史上终于出现了一位名君。

在司马绍尚未即位,还是幼童时,他和父亲晋中宗司马睿盘膝而坐,促膝而谈。

司马睿问他,天上的太阳和长安城相比,哪个离我们远呢?

司马绍告诉父亲:太阳遥远,因为从来没人从太阳里走出来过,却有人源源不断的从长安赶来。

隔日,司马睿又问了司马绍同样的问题,司马绍却有了不同的回答,他又一次告诉父亲:是长安遥远,因为举头就可以望见炙热的太阳,但却望不见巍峨的长安城。

这是一个能从不同角度看待问题,机智灵敏的孩子。长大之后,果然成为了一位贤明的君主。

虽然司马绍是明君,但他当时面临的情况非常严峻。

因为彼时受到先帝安慰的王敦,早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称帝的野心。

他表示:俺不等了,俺要当皇帝。

司马绍眼疾手快,趁着王敦骄傲自满,粗心大意。出其不意的平定了王敦的叛乱。

无道的君王无论给他多么有利的条件他也无法平定乱局,而有为的30块常识网君主就算陷入绝境往往也能绝处逢生。

能力的不同,决定了命运的不同。

拿回主权,司马绍开始了属于自己励精图治的时代,外患解决了,现在还剩下内忧。

东晋国内有两家士族,北方侨姓士族和南方吴姓士族。两大士族都是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,承担着国家的人口基础,经济发展等重要任务。但彼此之间却并不和睦。

侨姓士族嘲笑南方没暖气,南方吴姓士族嘲笑北方没大海。

面对这样尖锐的士族冲突,司马绍很有当年三国时期吴主孙权的风范,他采用制衡之术,不打压不排斥,努力发展两大士族之间的关系,为东晋社会的稳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。

这位帝王的一生虽然短暂,但却在晋朝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他无愧自己的帝王身份,也无愧晋朝的列祖列宗。

 

晋成帝司马衍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321年-342年)

年幼的司马衍虽然即位九五,但朝政掌握在自己的母亲庾太后手里。庾太后逝世,朝政大权又由自己的舅舅庾亮把持。

但人小鬼大的司马衍并不是个一无是处的傀儡皇帝,他曾经被叛乱的将领苏峻擒获,囚禁在囚车内。

小皇帝须臾之间就有性命之忧,但司马衍毫不畏惧,在车里仍然埋头读书。

一个年幼的孩童,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拥有这样品性的司马衍自然不是凡人。

舅舅庾亮擅权祸国,党同伐异,时常诛杀大臣,南顿王司马宗也被其杀害。司马衍不乐意了。朝堂之上,他对庾亮发问:司马宗上哪儿了?

庾亮表示:司马宗是个乱臣贼子,已经被俺斩首伏诛了。

司马衍冷笑一声,说了这样一段话:舅舅说谁是乱臣贼子,谁就是乱臣贼子,那如果有人跟我报告,说舅舅是乱臣贼子,那我该咋办呢?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惊出庾亮一身冷汗。

批评教育完这位不老实的大舅,司马衍把矛头又转向了自己的小舅庾怿。

庾怿一看东晋天下是老庾家的了,越发放肆起来,今天欺行霸市,明天鱼肉百姓。后天连朝也不上了。

司马衍又说了这么一段话:

《资治通鉴》:“大舅已乱天下,小舅复欲尔邪?”

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,庾亮天天30块常识网那么得瑟,我说收拾他就收拾他。你要是也跟他一样得瑟,我连你一起收拾了。

这位少年天子展示出了非凡的人事管理才能,让常年国病缠身的东晋有了一丝希望。

二十二年的人生岁月中,虽然经常受制于权臣,但司马衍已经在有限的范围里为东晋实现了无限的可能。

他平定苏峻之乱,继续安定士族矛盾。或许这些功绩并不显眼,或许这些行为并不能彻底挽回东晋王朝的颓势。

但司马衍是一位勇敢、无畏权臣、敢仗义执言的帝王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

晋康帝司马岳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322年-344年)

司马岳开通了至尊皇帝会员卡,成为了东晋王朝的新主人,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他这张会员卡只是一张体验卡,只用了三年就过期了——因病去世的司马岳还没在皇帝的位子上把屁股坐热,就领了便当。

也许这位皇帝有文功武治、治理天下的决心和能力,也许如果给这位皇帝哪怕多一点点时间,也许东晋王朝的命运就会30块常识网发生改变。

但有时候人的命运真的不是自己能掌握的。

我们有时候经常探讨的一个问题是,一个国家百废待兴,或者岌岌可危,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。

而即位的君王空有能力,但国家却没有给君王发挥能力的空间。

不是他不作为,实在是难以作为。

那他到底算是庸主还是明君呢?

上天只给了司马岳三年的时间,区区三年,对千疮百孔的晋帝国来说,根本不够用。

司马岳看了一眼大晋天下,摇了摇头。他放弃了治理国家的想法,转而用所剩不多的时光研究起自己的爱好来。

他虽然算不上一位好皇帝,但却是一位举世闻名的书法家。司马岳的书法造诣极深,他的书法作品《陆女帖》甚至被宋代收进了《淳化阁帖》中。

诸位可别小瞧这本《淳化阁帖》。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汇集古往今来名家大作的书法作品集,能被这本书收录的书法家,那都是书法界的扛把子。

嘉会难再遇,三载为千秋。

司马岳挥手和人们告别,留给东晋一个不确定的未来。

晋穆帝司马聃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343年-361年)

两岁即位的司马聃同样是一位正史几乎无载的皇帝。

原因不是史官偷懒,而是因为这位皇帝实在是太小了。

此时的西晋已经不是一个统一的政权,天下群雄并起,前秦政权发展起来了,成汉政权也处蠢蠢欲动。

四分五裂的天下急需明君治理,可皇帝仍在襁褓之中。没办法,大臣们挺身而出。

殷浩、褚裒、何充、蔡谟都成了那个时代东晋帝国的中流砥柱。

可臣子们只是臣子,能有多大的号召力和本领呢?

明君短寿,庸主无为,幼主还没长大。

形象的说,东晋王朝就像一个永远没有领头羊的政权一样,在战乱频发的华夏大地上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

晋哀帝司马丕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341年-365年)

司马丕最喜欢的事情不是治理国家,而是研究长生不老之术。

他认为,想要长生不老,要干的事情有两件,一件事情就是辟谷。

什么叫辟谷,复杂起来的解释涉及到中国道教的黄老学说,是一种非常哲学的生活态度。而简单来说,就是两个字,绝食。

这位皇帝踏上了漫漫绝食路。早上喝点露水,中午舔舔嘴唇,晚上喝一宿的西北风。

绝食还不算,当时一些无良的老道还怂恿皇帝吃“仙丹”。他们告诉皇帝,“仙丹”这玩意儿可厉害了,吃一粒提神醒脑,吃两粒永不疲劳,吃三粒长生不老。

皇帝一听,两眼发光,这回也不辟谷了,开始天天拿“仙丹”当饭吃。

何谓“仙丹”?说白了就是各种有毒有害的重金属物质放到一起。放到现在,普通人吃上个一粒两粒,轻则上吐下泻,重则一命呜呼。司马丕又不是钢铁侠,身体哪儿能承受的住?

司马丕病倒了,他荒唐的一生就此结束。

不过历史依然记录了他执政时的一些作为:

他减轻农民赋税,一亩地只收二升钱。

赈灾放粮,运了五万斛米来接济穷人。

所以客观的讲,这位皇帝也许把自己的生活过的一塌糊涂,但他对黎民百姓,还算是宅心仁厚。

司马丕在位时,东晋终于步入了短暂的安定阶段,偏安一隅,国家民生有了较好的发展。从中,我们也不难看出一个道理:其实治国很简单,不要说你不会治国,只要你对天下苍生,对黎民百姓行善举,施仁政,国家就会日昌隆盛。

这是最简单的道理,但精于此道的人,却寥寥无几。

 

晋废帝司马奕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342年-386年)

司马奕压力很大,原因很简单,他是东晋历史上唯一一位在位时就被废除的皇帝。

很没面子,很没牌面。

当然,当时的权臣恒温为了废除司马奕还是花了不少功夫的。

我们可以看一看,古往今来被废除的皇帝,要么是年幼的,要么是年老的,要么是昏庸的,要么是无能的。

我们再看司马奕,小伙子倍儿精神,年富力强,百步穿杨。要文才有文才,要本领有本领。当皇帝是再适合不过了。

司马奕表示:想废我,没那么容易。

恒温也傻了,这皇帝这么优秀,实在是没有理由废除啊。他找来一帮谋士商量,其中一位谋士非常损,出了这么一个主意:

《晋书》:“诬帝在藩夙有痿疾。”

翻译过来是什么意思呢?意思就是咱们可以搞点娱乐新闻,咱们污蔑皇帝阳痿早泄,生不出孩子来。后宫里的妃子都是靠和别人通奸才能生出孩子来的。

这招可太损了。这帮人居然往皇帝身上泼脏水。

但,人言可畏。

一传十,十传百,百传千。这帮人搞来搞去,搞的天下百姓都知道皇帝不举了——当然,是“被不举”。

因为这几乎是一条无懈可击的谣言,只要给你用上,不仅让你颜面扫地,而且你还没有办法自证。

诸位想想,如何在大众面前证明自己是一个性能力正常的男人?

碍于礼教和文明,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皇帝不举,后妃通奸。一来这样的皇帝他不能延续国祚,二来有辱国家颜面。

在一片嘲笑声中,司马奕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,也从皇帝的位子上退了下来。

这样一位颇有作为的皇帝没有死于乱军,也没有死于叛臣,而是死在了社会舆论的手里。这是东晋王朝的悲哀,也是一个国家丧失心智的表现。

 

晋简文帝司马昱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320年-372年)

没当皇帝之前,司马昱算是晋朝官场的老油条了。

他非常能熬,比司马家族的老祖宗司马懿还能熬。

他熬走了元、明、成、康、穆、哀、废七朝君王,才正式坐上了皇帝的宝座。

这位中老年人在多年官场政治中早已经看透了一切。

王朝一朝一夕,烟花绽放即冷。

国家?权力?命运?王朝?在他眼里已经不重要了。

所以他无心对抗权臣恒温,只想每天过好自己清静无为的生活。

这位皇帝的一生简单而干净。

早上起来写写字,看看书。中午睡前下下棋,养养花。晚上饭后,听听戏,溜溜弯。

他的生活和现在很多九五后的爷爷奶奶们是差不多的。

你可以指责他,身为天子,只顾自己清静无为,却听不见因为连年战乱,哀嚎啼哭的黎民百姓。

你也可以批评他,醉心生活。国家大事,朝政大权,全都一笑而过,置之不理。

但我们必须认清的一个事实是,相比那些昏庸无道、血腥屠戮、劳民伤财的昏庸帝王,司马昱已经好太多了。

 

晋孝武帝司马曜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362年—396年)

司马曜人生中最大的亮点就是上位之后快刀斩乱麻,把干预皇权的权臣也好、门阀势力也罢,统统一顿痛扁。

他明白,他是东晋的皇帝,他要自己当家,自己做主,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对他的行为加以控制,或者指手画脚。

而事实证明,他的确也做到了。

这位皇帝不仅冲破了各方势力对皇权的桎梏,还把老对手前秦王朝给胖揍了一顿。

“淝水之战”一战成名,司马曜已经可以名垂青史。

但他在在历史上扬名立万,却另有一个哭笑不得的原因——这位皇帝是被自己的爱妾用被子活活捂死的。

国家太平了,军功卓著了,司马曜终于可以在后宫过几天安生日子。他和自己最心爱的妃子张氏把酒言欢,越喝越大。

司马曜是个诙谐派,借着酒劲,他对张氏说了这么一段话:

《魏书》:“汝以年当废,吾已属诸姝少矣。”

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:张氏,你现在年近三十了,姿色已经大不如前了,你也没给我生个一儿半女,占着茅坑不拉屎,白白占着一个贵人的位置,明天我就把你废了,另外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去。

其实司马曜很爱张氏,他说这话,不过是逗逗佳人罢了。

但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张氏怒火中烧,寻思哎呀行啊你个司马曜,当了皇帝就不是你了,你还嫌弃我?老娘先把你弄死!

张氏说得出做得到,夜间休息,趁着司马曜喝的五迷三道,烂醉如泥,拿起被子捂住司马曜,这位励精图治的优秀帝王,居然就这么被活活捂死了。

司马曜的故事说明了一个更加浅显易懂的道理:作为男人,一定要对自己的媳妇好点。

而透着这个故事,我们可以总结出的经验就是,人的力量的确是渺小的,旦夕祸福都在意料之外,想要名垂千古,成就一番帝王霸业,不仅仅要解决强敌外患,自己炕头上的媳妇也要哄好了。

晋安帝司马德宗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382年~419年)

张氏捂死了司马曜,也捂死了东晋帝国的最后一丝希望。

现在,丧钟即将为王朝敲响。在这声丧钟中,司马德宗即位了。

让我们注意一下此时的历史节点,南北朝时期马上要来了。

此时的东晋早已四分五裂。

当了皇帝的司马德宗一天之中听到的最多的消息就是“有人造反”。

今天有人起兵建国,明日有人带兵叛乱。

和平盛世,皇帝是九五之尊,号令天下。乱世一来,皇帝就成了天下群雄的掌中玩物。

群雄并起皇权降低也就算了,司马德宗还是一个低能儿。根据《晋书》记载,这位皇帝智商低到连春夏秋冬都分不清楚。

所以就导致了皇帝今天被广州刺史桓玄废除帝位,明天又被未来的南朝宋皇帝刘裕抢来复位登基,大后天又被将军桓振俘虏。

这位皇帝就这样起起落落的走过了他的一生。

时局动荡,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。

别说治国,就连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有的尊严,他也未曾有过。

东晋已经救不回来,等待着它的命运,只有灭亡。

这是历史发展的结果,也是历史的必然。

来吧!东晋!

迎接你最后的时刻!

 

晋恭帝司马德文

细说东晋11位皇帝——捋清东晋历史,解读不一样的帝王人生

(386年-421年)

刘裕成了东晋王朝举足轻重的人物。

这样一位纵横东晋末年的人物,是不会甘心只当一个权倾朝野的大臣的。他有更为伟大的理想,那就是改朝换代,自立为皇。

现在只差最后一步,逼司马德文禅位。

这位东晋的末代皇帝没有反抗,也没有拒绝,干净利索的让出了皇位。

他没有理由拒绝,他也没有能力拒绝。

因为到了此时此刻,由司马家族主导的东晋王朝已经什么也不剩下了。

他一点反抗的资本也没有。

当后世的史学家指着这位末代皇帝批评其“昏庸、无为”时,有没有认真思考过一个问题?那就是如果当时让你来做皇帝,你能怎么样?

你是能力挽狂澜?还是能拨云见日?你都不能,你有志气,有气节,你最多可以以死明志。

可是一死了之,能解决什么问题呢?

不知他人寒,莫说他人短。

五十年的西晋加上一百零三年的东晋王朝,最终还是灭亡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司马德文请降为王,刘裕却仍不放心。他派出前朝旧臣琅琊侍郎张伟携带毒酒一杯,前去探望,并授意其将皇帝害死。

张伟说了这么一句话:

《晋书》:“若要君死,不如臣死。”

这位忠孝仁杰的大臣不愿谋害皇帝,选择了将毒酒举过头顶,一饮而尽。

翻遍魏晋南北朝史,无人为这位侍郎修碑立传,而今天,让我们记住他的名字。

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晋汉忠良。

可惜斜晖脉脉,历史悠悠,无数风流人物,帝王将相,都随着东晋王朝,一并消散了。

文章评论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人评论 , 人围观)
[!--temp.tools--]